曾经的美味总是这么简单
发布时间:2019-09-30 17:57
想想现在各种美食,充斥着味蕾,但却再感觉不到曾经时的那种味道,那种狼吞虎咽却不知足的时候。时光倒流,30年前,一个月没吃过一顿肉也忒正常。我们那时候,能吃到青岛饼干,觉得很稀奇,生病了,问想吃什么,想吃青岛饼干,吃完感觉好受多了。用开水泡着吃,便是无上的美味,你有没有过?前两天,我们全家都很怀念青岛饼干,就又吃了,还是那个味,奶味、甜味,这么多年,青岛人一直守着青岛饼干的品牌,幸好还在,真的很了不起。
那时只有逢迎来亲戚,才能饱餐一次,有时候来客人,桌子不够做,小孩子是不能上桌吃饭的,等大人吃完再上桌,已经盘底朝上,那时候的梦就是上桌子吃饭吧。
有一次舅舅来了,家里没有什么吃的,妈妈叫我上街买点肉包饺子,我那个激动啊,赶了七八里集市,那时的集市就是摆个摊子,放几块肉,然后卖肉的拿着刀棒,给你割一块,而且很小心,害怕多了点去,我很快把肉拿好,回家包了韭菜饺子,吃的时候很香,那时候的梦就是常吃上肉吧。
有一天清晨,妈妈去河边淘米,看见鱼塘边有一条大鱼,浮上水面,妈妈不动声色,回家拿来粪箕(不是挑粪用的,用于装东西),朝下面一卡,提上来一条大鲢鱼,村里人看到,羡慕地说,“这下解馋了”,妈妈说:“这么多嘴等着了。”中午一顿丰盛的红烧鱼出锅,屋子里飘满香气,不仅鱼吃光了,鱼豆子也吃了,鱼汤都泡饭喝了。那时候的梦就是能吃上鱼吧。
还记得大米干饭炖鸡蛋吗,把三四个鸡蛋放在碗里,搅和搅和,放点葱油盐,饭开了,炖在锅里,开饭了,你一勺,我一勺,吃饭是不能发呆的,很快底朝上了,鸡蛋吃完的时候,鸡蛋碗也不放过,把饭倒里面刨个精光,比刷还干净。现在看到自己孩子吃饭丢了在碗里,很是惋惜。那时候的梦就是能有个鸡蛋碗吧。
要过年的时候,孩子比大人更激动,因为这时候可有得吃的了,妈妈会做很多好吃的,肉丸,藕饼,鸡、鱼、我最喜欢吃的是豆腐脑,妈妈烧豆浆的时候,烧好会在我们的早就准备好的碗里每人舀两勺豆浆,放点糖,我能喝两碗,但是妈妈只给我一碗,然后就是吃豆腐脑,妈妈盛一碗豆腐脑,放点芫荽、辣椒、酱,我能吃两碗,然后再吃,妈妈就不给吃了,然后,我就等着下顿,可是以后就没有以后了,一年只能吃一次。那时候的梦就是每天过年吧。
妈妈还会做豆瓣酱,把豆子煮出来,煮一大锅,然后放冬瓜、酱油、辣椒等,放在厨房,用草围着,闷着,闷了半个月,冬天拿出来吃,豆子变成咖啡色,香香甜甜的,吃饭能多吃很多。
虽然我们那时候没有宋学孟的《柳叶儿》,没有张洁的《挖荠菜》,却有自己难忘的记忆。
时间飞奔,弹指一挥间,三十年过去了,现已没有那饿肚子的滋味了,也不知道什么好吃,每天都能吃鱼吃肉,每天都像过年。
城市的街头遍布各种美食,重庆火锅、金陵鸭血粉丝、老鸭汤、肥牛府、川香鱼火锅、大娘水饺、李季卤货、鸭脖、烤鸭、掉渣王、农家小院、百味烧烤、原来有鸡、海鲜自助餐、京味烤肉、小鱼锅贴、干锅、面馆、东吴面馆、小鸡泡馍、永连豆浆、蒙古大营、多一位鸡煲……这些都是我周围的小吃。在外面吃的话,一个月不做饭,吃不遍餐馆饭店。
也许是现在生活好了,很快就饱了,再没有那种饥饿和吃的强烈欲望了,看看孩子吃饭,精致的小碗小蝶子,吃不了一碗饭。
水果店的水果干干净净,削刻好了。菜场上的菜回家摆一摆就可以了,没有拖着泥,要洗好长时间才洗干净的萝卜土豆。鸡蛋也干干净净的,生活越来越讲究质量,还讲究卫生,讲究吃的品味。沿着奔小康的路已经没有洗菜的劳累了,生活好了,人也闲暇了很多,所以有了减肥、运动、广场舞等活动,改革开放让人们富起来的同时,也拥有了更多的精神上的享受,愿你我在幸福、快乐的日子里不忘初心,继续前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