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智村支书巧断案
发布时间:2019-09-08 19:13
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一个小故事,这个故事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来,富有较强的真实性,更不缺一些寓言故事的寓意,可以说是一篇非常受看的小故事,也希望大家看了这个故事后,能够从中得到一些启发。接下来就开始我们的故事吧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幸福堰村“两委”精准扶贫工作专题研究会。
 
“赵书记,不好啦,李大胖和张婶快要打起来啦……”进来的是五组村民李二牛,他喘着粗气,用粗大的手背擦拭着额头汩汩冒出的黄豆般大小的汗滴。
 
“二牛,别慌,先喝口水,慢慢说。”村支书赵红江递过去一杯水,一边了解情况,一边对参会的其他干部说,“今晚的会暂时开到这里,大家先回去。”
 
原来,李大胖本名李文革,在107国道旁开有一家竹木加工场,跟邻居刘安康的媳妇张婶因一只鸡闹起了矛盾,谁也不愿让步,谁也不肯认输,由此引发了李刘两个家庭的矛盾。争吵持续了近两个小时,冲突有可能进一步升级。
 
事情还得从一周前说起。傍晚收工回家的张婶,突然发现家里的一只芦花鸡不见了,也没怎么在意,在农村,鸡栖错笼的事情经常有,一般都会自己回来。可是,好几天过去了,仍不见芦花鸡的踪影。李婶急了,四下寻找,突然眼前一亮,隔壁李大胖家也有一只芦花鸡,太眼熟了,是不是?……李婶越想越不对劲,越想越觉得憋气。
 
这不,今天刚收工,正巧与李大胖碰个正着。“他李叔,你家那芦花鸡平常很少见啊,莫不是刚过门的‘媳妇’吧?”
 
李大胖不知所然:“刚过门的咋啦?你今天好像话中有话啊?快说,啥事,我还得赶时间去加工场呢!”
 
“也没别的事,就是你家那芦花鸡跟我家的太像了。更巧的是,我家那只几天前不见了。”
 
“呵呵,你这人奇了怪,天下芦花鸡多的是,都长那样子,难不成怀疑我偷了你家的鸡?”李大胖非常不快。
 
为此,你一言,我一语,话不投机,什么难听说什么。双方家人闻讯后,也加入到了争吵行列,矛盾进一步升级,大有一触即发的可能。
 
“都不用吵了,邻里间关错鸡也是常事,谈不上偷不偷的,更犯不着为此闹这么大矛盾。我看这样吧,把鸡放出来,让它自己认路,回谁家就是谁家的。”闻讯赶来的村支书赵红江出面调停。
 
“这办法好!”李大胖首先表态。
 
“我也同意这样办!”李婶信心满满。
 
芦花鸡被李大胖捉了出来,惊慌不已,不停尖叫扑腾。放到门前两家共同的场子中间后,如获大赦,借着明亮的灯光,彭彭彭……,一路小跑,径直从铁门缝里钻进李大胖家院子里,一溜烟不见了。
 
“这下服了吧,我怎么可能要你家的鸡呢。”李大胖眯着眼乐呵呵。
 
“这也很难说,鸡是很容易就可以养家了。”李婶挣脱丈夫刘安康的手,很不甘心。
 
“嗯,李婶说得也在理。”赵支书陷入了沉思。周围村民赶过来看热闹的人真不少,都想瞧瞧这新上任的村支书怎么“断案”。
 
突然,村支书赵江红站起身,非常果断地说。“都乡里乡亲的,一只鸡才多大点事啊,犯不着闹得大家都不愉快。这样子吧,我家里也有一只这样的芦花鸡,我让你家婶子捉过来,合起来两只,你们一家一只吧。”一句语,说得两家人很是羞愧
 
“唉呀!赵书记,这样可使不得。”待在一旁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刘安康终于开口了。“看人家赵书记多有境界啊,老婆子,咱回家去,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。”说完使劲把李婶往家里拽。
 
“老刘别走,干脆,咱也别争什么鸡了,不如把芦花鸡宰了,一起请赵书记喝一盅”。李大胖有点不好意思,赶忙安排家人准备酒菜去。

至此,故事大概就结束了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