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个出土文物的地方
发布时间:2019-08-05 19:39
在我们国家,文化都是比较难见到的,大多出土在一些有历史文化底蕴的地方。而这些地方也大多成为了国家保护地,或者成为有考察价值的地方,很多考古专家就是在这些地方上班。而最近出现过一个地方,就出土了非常有名的文物。在阜阳朱寨镇有一条小润河,在这条河有一个水流平稳的月牙湾,在这里曾发现过两批青铜器,在1957年5月26日发现的第二批青铜器中,最珍贵的就是龙虎尊。
 
可是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,早在1947年左右,当地一个姓张的农民,曾经在月牙湾处,发现了第一批青铜器,最珍贵的文物是重达400多公斤的方鼎。我们都知道,龙虎尊重26.2千克,而那个方鼎的重量是龙虎尊的30多倍,根据看到过方鼎的知情人士讲,这个方鼎造型精美,绝对是远超龙虎尊多少倍的精品文物。
 
 
 
可是这个巨大的方鼎,为什么被毁掉,您想要知道迷雾重重的真相,那就让小编给您从头揭秘吧:
 
小润河是一条不算有名的河流,但河里面有一些野生鱼,可以供附近的村民打打牙祭,或者拿到市场上,卖掉换钱,然后购买一些生活用品。
 
1947年,世道不太平,一个姓张的农民划着家里的一条小船,到月牙湾打鱼,可是不小心,手中的渔网被水底的一件“神秘”物品给挂住了。
 
 
 
民国的时候,老百姓的家里普遍不富裕,一艘小船,一片渔网,几乎就是老张的全部家当了。老张丢了系着绳子的碇石,稳住了小船,然后跳进了河水中,他顺着渔网一摸,这才知,挂住自己渔网的竟是水底的一个金属物件。
 
水下的物件可是铜的,这东西弄到岸上来,绝对能发一笔小财。老张在当天半夜,炒了几个菜,请来了几个好哥们,大家酒足饭饱后,老张一说捞废铜的“发财”计划,那几个好哥们将胸口拍得“啪啪”直响,并说:老张的事儿,就是大家的事儿,帮忙出力,绝对没二话。
 
他们划着几条木船,来到了月亮湾,然后借着杠子、绳索和水的浮力,终于将这个方形的铜鼎,从水底捞到了河案上。
 
 
 
400多公斤重的方鼎虽然长满了青苔和水锈,但是却挺精美,在鼎腹中,老张还发现了12个铜鬲。
 
这些小铜鬲,被他装袋子背到了家里,可是如何处理这个四个腿的青铜鼎,老张的那几个伙伴却有些不同意见。因为他们觉得,这个四个腿的香炉(他们不认识青铜鼎,只认为它是一个香炉),应该是庙里的烧香之物,不应该被当做废品卖掉,那样“贪财”的话,神仙是会怪罪的。
 
老张也是一个迷信的人,他听从大家的意见,就借来了一辆马车,然后将这个巨大的铜鼎,送到了附近的一座庙里,当成香炉,让善男信女们烧香。
 
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老张的老娘病倒了,他为了给老娘看病,就准备将青铜鬲卖掉,可是这12个青铜鬲,也没有卖几个钱,眼看看着病势沉重的老娘,老张一跺脚,决定将庙里的香炉送到废品站换药钱。
 
 
 
老张卖香炉,为老娘治病的消息,就好像长了翅膀一样,在五里八屯传开了,当时,阜阳有一个官办的博物馆,馆长姓韩,韩馆长一听消息,当时就坐不住了,他骑着自行车,来到了朱寨镇,他准备以私人名义,筹够一笔款,买下这个四足青铜鼎。
 
老张卖掉了青铜鼎,换回了十几张皱巴巴的钞票,他用这笔钱,给老娘买回来十几包汤药,然后蹲在堂屋的地上,开始给老娘熬药。
 
韩馆长来到老张家,他和老张一说购买青铜鼎的提议,老张一辆的苦笑,青铜鼎已经卖掉,只能让韩馆长白跑一趟了,韩馆长急忙问老张将铜鼎卖到了哪里,然后他骑上自行车,直奔镇里的那家废品站而去,到了废品站,收废品的老板告诉他,来晚了,因为铜鼎已经装船,沿着水路,正在运往上海。
 
韩馆长急忙给上海的几个博物馆的馆长,以及好朋友发电报,一旦在上海的水运码头,废品站还是铸造厂里,发现了这只青铜鼎,一定要将其买下来,不能让这只青铜鼎,再与自己失之交臂了。
 
 
 
可是一连十几天,上海方面也没有传来任何音讯。半个月后,韩馆长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当时,这艘从阜阳出发运送废金属的船只,走到半路,就得到了一个消息,南京的铜价比上海的略贵,他们就临时改变了方向,直航南京。
 
这一船废旧金属,运到南京一家铜厂后,这只青铜鼎,很快就被当成废弃的香炉,砸碎后融化成了铜汁,这件本来放进任何一家博物馆,都会成为镇馆之宝的商周“重器”,就阴差阳错地被毁掉了。